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g YEAH

在安静的角落静静的写着原始的日记

 
 
 

日志

 
 
关于我

Welcome to my picture album: http://picasaweb.google.com/amwjjj

网易考拉推荐

伦敦启示录  

2007-06-11 23:38: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近毕业,人总是难免感伤离别。我回忆起大四一年的生活,那4个多月在伦敦实习的日子格外令人难忘。在异国他乡独自面对一个陌生的社会,所遇见的人、经历的事、发现的景,有许多颇值得一记,于是有此文。

  2006年10月19日晚,当国航的班机历经十几小时飞行降落在希斯罗国际机场时,我们这群来自中国各地的大学生疲惫的眼里不由得闪现出孩子般新鲜好奇的目光并互相致意,活泼的西安帅哥Ivan不停念叨着大家的心声:"这是真的么?我们真的到伦敦了?!"一群素不相识的人就这样在笑声中见了愉快的第一面。是的,能够作为中英政府协议实习项目的第一批参与者,在短短一个多月内走完了申请、筛选、面试和签证的套餐,我们每个人都只能说自己是非常幸运的。也许一种梦境降临的感觉,人身在其中总是如痴如醉的吧。况且一个人幸福美好的感觉其实与旁的人事无关,当他的眼里充满了感恩,世界就是阳光的。于是很自然,Richmond大学来接机的师生、大巴上幽默风趣边开车边插科打诨的司机、装修一新的宿舍构成了夜幕下我们对伦敦--这个一个月前还只能幻想的城市--现实而完美的第一印象。

  当慢慢调整好8小时的时差,熟悉了学校四周的环境,生活就渐渐步入正规。新鲜兴奋的心境自然不可能永远持续,完美当然也不可用来标榜任何一个城市。随着我参加学校专门组织的为期三周的"职业培训",以及接下来紧张而充实的16周白领实习生涯,对伦敦这个国际化大都市才渐渐有了更多角度更为全面的观察与思索。4个月走过的地方、见识到的人和经历的事情当然远远不够我作什么深刻的思辨,只愿以下的几个侧面描写还能聊以起到管中窥豹之功。

  首先说说伦敦的天气。一个城市给人外在的东西中最显眼的,除了城市规划、建筑风格外就属天气了。相较建筑,天气这个东西很大自然,属于“客观规律和事实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中的客观事实。然而我始终相信,这句话反之就成立了。易中天先生曾经在《读城记》中讨论过城市与人的关系,特别谈到了天气对于一个城市人群集体性格形成起到的决定性作用。比如家乡武汉就因她的冬天极冷夏天极热而锤炼出豪爽硬朗的武汉人,成都以其冬暖夏凉的盆地气候养育悠闲洒脱的成都人。而相似地,伦敦反复多变的海洋性气候为伦敦人的群体特征打下了深刻的烙印。以前人们开玩笑说中国人见面说“吃了没”,英国人见面说“天气怎样”,此言其实不虚。报纸上的天气预报永远都是以小时为单位来播报,明媚阳光的早晨很有可能跟着一个瓢泼大雨的午后,雨后再现夕阳也绝不稀奇。然而不管你一日晴雨如何突变,气温却始终很平均,极少发生大风降温十几度这样的事件。于是我们看到英国人会非常严谨,因为类似晴天出门没带伞这样的失误往往意味着不便与尴尬;英国人又会很闲散,因为几乎不会有一场降温让下班的人们冻得瑟瑟发抖往家里赶。常常听到有人评价英国的教育是世界上最为严格的,也有人说英国人是最绅士做事最慢条斯理的,其实这都是真实而不矛盾的。

  再讲讲城市建筑。我没从学术角度研究过建筑学,讲不清什么巴洛克、哥特和罗曼,但转念想想只懂感性欣赏的人群应该还是大众,就斗胆胡绉了。伦敦的城市建筑是典型的古典欧式风格,房子望上去就像是几块巨大的石料堆积起来,结实、坚硬而古板,然而对于见惯了单元楼房或者光鲜夺目的现代化玻璃幕墙摩天大楼的我们东方人而言,这一幢幢厚重的艺术作品总能引起那发自心底的好奇惊异,令我们神迷不已。尤其清晰记得初抵伦敦的一日学校安排了Bus Tour,几乎是每游走到一个广场、一座纪念碑和一栋标志性建筑前就会带来全车人真实而兴奋的惊叫。风趣异常的导游爷爷说他特别喜欢带着我们玩,因为我们的反应如此真切而积极。的确,当东西文化的差异第一次如此物化地直接撞击在眼前时,带给人的震撼是唯一的,是一生只能有一次的。当新奇渐渐磨耗成平常,一幢奇异如尼斯湖边废弃古堡那样的房子都唤不起我们初见伦敦那天那般的狂乱心跳和冲动。大家开始议论伦敦建筑的华而不实--房价那么贵,还非要每家独门独户地占一幢房子(或者郊区很常见的两家并排用一栋的“连体房”),多奢侈。在咱伟大祖国,要这样弄耕地就全没了。石料房子结实有余,动不动就是几百年的历史,历经几代王公伯爵,但那黑乎乎点点黄的墙壁说好听是沧桑感,说实际点就是很脏吧,估计石头还挺难清洗。然而这就是一个真实的伦敦,一个用最传统的欧式建筑接纳天涯海角来客的欧洲一流国际大都市。我仔细看过同学去法国、德国拍回来的照片,最直白的感觉就是街道、建筑都和伦敦差不多。我眼光不专业,这个结论也不奇怪,想前年在首尔,走在街上一点出国的感觉都没有。东西方文化在建筑风格上体现出来的巨大差异性和包容性真令人吃惊,也只有在面对一种这样全新而陌生的文化时我们才会真切体会到世界文化多样性的可贵与珍稀。

 

  初到伦敦的东方人为她经典而庄重的西式外表所倾倒并不足为奇,然而如果以此就狭隘地定位她为一个欧洲大城市的话,就难免坐井观天了。实际上,伦敦在21世纪的今天依然魅力独具,我以为正是因她全面理解并紧紧把握住了“国际化”这个关键词。我不想愤青般地拿国内城市种种“与国际接轨”的幌子来反衬伦敦的高度,只说件简单小事。某日晚11点左右,我与Ivan从友人家出来乘坐地铁,空荡荡的车厢内聚集了4拨人在高谈阔论。3个满头小辫的黑人说着快节奏而低沉的颇似"hakulamatata"般的非洲土语;一对东欧恋人弹着舌头讲着爱;几个东方妇人细声恭敬地讲着日语;再就是我俩,细细地辨听着这天下语言,然后用普通话高声地嬉笑着:“哈哈,这乱七八糟啥鸟语都有,就是没有英语!”然而这并不妨碍天南海北的人千里迢迢搬到这个英伦岛国东南角的巨型城市里,相互之间用英语或流畅或蹩脚的交流着。在伦敦市政厅里逛时,我发现了一本宣传手册,乍一看以为是宣传同性恋的,厚厚几十页图文并茂地读下来才了解,这原来就是一则广告:推销的是伦敦这个城市,卖点是这里的性取向自由。伦敦这个英国的首都,早已把目光瞄向了世界,要与纽约、洛杉矶、巴黎这样的城市竞争城市魅力和人才吸引力,并且可以说是花样百出,手法与时俱进。2007年的农历新年春节之间,国内浩浩荡荡的黄金周全民出行,伦敦也推出了"China in London"系列活动,并且动静相当不小。我起初也不太理解,怎么伦敦有这么多华人而且如此隆重地庆祝春节?后来当2月底英国教育部最新的年度国内统一考试统计结果出来后,我恍然。调查再次显示,在英国读书的孩子以民族划分按成绩排序,中国人第一,印度人第二,两者又远远甩下英国白人好几个百分点。一边是需要高质量人才从而加速前行的先进城市,一边是需要更大舞台表现自己的勤奋刻苦聪慧优秀的中华儿女,两者走到一起也就自然而然了。我不想讨论所谓的“人才流失”问题,因为树挪死人挪活,人才从来没有失去,只可能存在由城市竞争带来的“人才逆差”。21世纪的竞争是人才的竞争,而我国的国家智囊们也早已意识到国家的竞争核心是大城市或大城市圈的竞争力。对我们而言,站在这个高度上看伦敦,她也许更有一种灯塔和模板的象征意味。

  接下来讲讲轻松点的话题吧--美食,当然这里要加个限定词“在伦敦吃到的”美食。这其中的区别是,很多人尤其是MM们很关心英国有什么特别地道的传统的最“英国”的美味佳肴。然而综合我们几十人亲自体验、道听途说、四处搜刮的结果来看,英国最正宗的食物是--Fish and Chips!这无疑令人十分失望,然而好在一个真正的国际化大都市在美食上还是不愁“拿来主义”的精品的。别的先不说,单是Chinatown里鳞次栉比的中餐馆就够人眼花缭乱了。千万别当自己是大陆来的就瞧不起这些舶来中餐,这些生意人能操着蹩脚的英语在异国生存甚至发家,这个胆识和能力绝非普通人可比。况且在国内也很难吃到马来西亚人做的川菜,广东人烧制的北京烤鸭。于是每到周末,咱这群馋嘴的中国学生总还是忍不住要搭几站车去打打牙祭,一边嗤笑甜味宫保鸡丁的不正宗,一边还是熟捻地操起筷子大快朵颐。学校附近也有条小商业街,上面各国餐馆之多,如果挂上国旗绝对是像开万国展览会。相较与十多磅的正式西餐,花个七八磅去搓顿泰国菜不失为更明智的选择,只是怎么吃怎么觉得泰国菜就是把中餐放进小碗里,付账时感觉成了冤大头。英国没好吃的西餐,但欧洲大陆上的国家就不一样啦,意大利风味的批萨店装潢得总是别具情调;做波兰菜的小酒馆啤酒五颜六色、端上来的一份猪蹄足以把人吃得撑死;还有享誉全球的法国大餐,只要手上有够份量的“胖子”(pounds),去享受一回绝对的回味无限。再就是伦敦目前最风行的印度烹调,几乎侵入了每条背街小巷,你都不用识字,顺着那股咖喱味就过去了。我个人对印度菜好感无多,只觉得有的店做的烧烤(kebab)还不赖。另外印巴人开的馆子一般是面对我们这样的穷人的,价格要显公道些,有的还有学生折扣。所以最后我一清算,几个月下来我吃的最多的实际上是公司附近一家印巴人做的英式Brunch,实质就是种套餐,包括两块烤面包片(toast),一个荷包蛋,一根香肠,一勺子黄豆和一堆薯条,大约4个胖子卖给学生。

 

  生活在国外,亲友最关心的除了吃不吃得惯以外,就是与人交流有没有障碍了。诚实的说,当别人把我当作外国人并且字正腔圆地与我对话时,完全的理解并自如的交谈没有任何问题,毕竟那词汇用的撑死六级水平。但你可以想想自己生活中不可能每天都像播音员一样拿捏每个字词的抑扬顿挫啊,于是在两种情景下我会比较郁闷:一是办公室同事间聚在一起闲谈开玩笑时,二是去印巴小店买东西时。前者是因为俚语迭出并且语速超常,后者是因为我们那硬要把“特瑞”当作数字3标准发音的印巴哥们发音实在太自成体系。当然很幸运在英国能结识许多新朋友,而当你真正与朋友用心沟通时,语言早就完全退化为了初级工具,也许一个手势一个眼神就能传情达意。我的朋友们,你们好吗?办公室里带我的Simon--虽然英美的Simon无数,就像我们有数不清的“X刚”“X强”“X勇”一样,但你那壮硕身体、带灵气扑闪的眼睛还有时时Ready for help的态度早已在我心中刻下了对一个伦敦Simon独特而深刻的印记;主管Julian,你和我一样带着个女性名字却承担着社会带给男人的巨大压力,每天你最早来最后走,会议、电话忙的连轴转,但见到我却总不忘开心地问候,逢节日同事生日还不忘买点吃的开个小小party,让在伦敦这个小小办公室里充满温暖和笑声;还有隔壁办公室的Martin,虽然你那自以为是的cockney伦敦腔着实让我郁闷,虽然你教我的几句粗口由于缺少实践机会已经白学了,但你自诩职业水准的台球技艺我是的确佩服也会时时回味的;Ivan的同事Shaun,尽管只有几面之缘而且始终未能一睹你的绿茵场风采,然已经让我充分领略了一个开放自信幽默洒脱的伦敦男人的风度;给我们上英国历史文化课的Dr.Kim,你风趣自如的风格把枯燥内容点化成了一个个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你营造的鼓励思辨鼓励逆向思维的学术氛围把课堂升华成了进行头脑风暴的洗练场;马上帝国理工物理博士毕业的Darren还有你太太Lily,最近学业工作生活都一切顺利吧?在伦敦受到你们点点滴滴的照顾已无需细细说起,只盼望尽早再见,想念你们!当然还有最让我怀念的那群一同来到伦敦的中国同学,Ivan,Pang Chao,Weiwei,Vima,黄黄,曾曾,April,Shi Ran, Pearl,Ying, Polly, Siwei,Guoguo, ……名字不必罗列,没列的更不代表我就忘了你们。其实始终觉得我们就是一个四五十人的大家庭,出门在外却有家人在旁,就算alone也不会lonely。实实在在的missing you all!

    好了,是以记之,我的伦敦回忆。

 

p.s.似乎网易rss种子里没有摘要信息,,,补记一笔:"很正经的文字,因为是想在年级毕业院刊上发表的..."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