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g YEAH

在安静的角落静静的写着原始的日记

 
 
 

日志

 
 
关于我

Welcome to my picture album: http://picasaweb.google.com/amwjjj

网易考拉推荐

选择  

2007-09-21 17:0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作下决定的那一刹那,我知道该给大家一个交代。有太多太好的朋友,我之前没有向你们透露过一点信息作铺垫,突然要把结果拿出来,忽然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什么叫千头万绪,无从说起。也许是我过于低调,是我懒,是我习惯沉溺于自己的世界?我不承认。想来想去,我只想到用一篇博客的方式来讲述一些事实,许多心情,或许还能是我所擅长。可只是,纵然有人恭维过我的文笔,纵然内容都是写自己的,此时此刻却断无信心把如此复杂的情绪交代得一清二白。行文混杂,逻辑不辨,盖因笔随心漫走而至。冗杂之处,列位好友只盼能耐住性子看完。

我重点想讲述心情,其次才是要讲清楚一些事情事实。但又必须把事实摆在前面先讲,怕后面纷乱的情绪混淆了事实,破坏了讲述的条理。另外,和我不熟的看官,看完事实就可以了。但我最挚爱的兄弟们,好姐妹,请你们一定与我分享这样一段特殊时期我的内心纠缠,好吧?

 

说起来内容跨度很大,但事情的时间跨度其实很短,这也造成了有部分朋友我其实是根本来不及、没有机会说。大约七月底八月初的时候,武大国软的王玉林教授与我联系,介绍说爱尔兰现在有一个国家奖学金项目,具体可以跟与武大有合作项目的都柏林城市大学(DCU)Dr.Wang Xiaojun咨询。在与Dr.Wang Xiaojun慢慢的邮件联系中,我得知是爱尔兰“科技研究部”(IRCSET)一年两度的研究生奖学金开始开放申请了,Dr.Wang本人非常想在中国找人来通过申请这个奖学金进入他的实验室作网络处理器方面的研究。他看了我的背景材料后,极其热情地鼓励我申请,表示作一下申请是一个值得的尝试,即使不成功,也完全不影响我去北大读研。很有诱惑力。申请的deadline很紧,我白天上班,下班了就开始作准备写材料,Dr.Wang Xiaojun作为我申请在DCUSupervisor,王玉林教授作我原学校Supervisor。这一两个星期中,Dr.Wang Xiaojun对于这件事情的上心和对我极大的关注也完全出乎我的预料,他不但多次直接打来国际长途与我直接讨论,还联系一大帮academic links帮我改proposalPSRL。在一个又与他通了几十分钟电话后的夜晚,我突然意识到,呀,Dr.Wang怎么看来是势在必得啊。我突然有些恍惚,因为近一年了,我一直在为到北京读研究生做着心理、生活各方面的准备,从没想到在要临出发前的不到一个月里,几乎是在没有仔细考虑,全凭感觉的稀里糊涂中,就给自己争了另一条选择。申请紧张而忙碌的做完了。Dr.Wang说,等结果吧。我却不知为何,有种已经完成任务,一切到此为止的感觉。我甚至会觉得这将是一段暑期的小插曲。九月开学,来到北大,我享受着新鲜的一切,很开心。突然,就在刚刚,我得到邮件通知,我拿到了OFFER

 

事情的叙述是跳跃的,因为细节一言难尽,一如我的心情。一开始只是觉得是个机会,人家给钱嘛,就去了解,了解过程中又被鼓动,去申请,申请过程中又被Dr.Wang的诚意感动。既然是个政府的国际奖学金,很难得也很困难,其实也没放在心上,于是故意不想,却真的成功。有时真觉得自己都来不及消化。我身边最亲爱的朋友们,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就走到了这一步。太快。我应该与你们分享过程,而不是结果的,可怎么?我甚至会傻乎乎的想当初怎么不鼓动周围像WS等有潜在出国愿望的人跟我一起申?有人会说,是你害怕竞争不过人家,故意的吧。嗬嗬,说这话的人实在太不了解我们这个群体,至少是不了解我了。我们这群人,一起从武汉来到北京面试闯荡,一起入学准备,直至进学校完美地orientation,结交共同的新朋友。我们自愿快乐地抱团在一起,基础就是我们没有一个是锉人(参考定义),我不屑于有一点点锉的想法。但也正是感情太好,我竟也开不了口,说,OK,同志们,我正在找机会离开你们,自己去闯呢。刚开始申请的暑期期间,其实是和你们商量的最好时候,可是那时实习工作也不轻松,空闲时间极少,本来又是我还在与教授单方面联系了解,八字没一撇的,自己开个广播到处说一通似乎也很找歪。到后来是突然清醒一点点:“咋那快就开始真的做一个严肃的申请了?”,还是没感觉地,有一种像被PUSH,像习惯性地往前走,空挡滑行。就那么稀里糊涂却又认认真真的填完了该填的表,该写的文字。在名义上猪哥过生日的饭桌上(其实最后我买了单……orz,因为是我闹起来的。。。),我不知怎么切入这样一个话题;与和一大早赶来西站接我的Ivan通的电话里,我开不了口说我可能不呆北京;与好友线上线下的聊天框里,我还是找不到词语。不觉就来到北软,安顿停毕,开开心心勤勤恳恳的与大伙一起上课、奔忙、腐败……我妈说,那边不了了之了?我想,不了了之也许是一个多好的结局。

结果出来了,这是一个两难到痛心的选择。真的。要一个旁人看来,一个国外3年的博士学位VS国内的3年硕士学位,当然是出国啊!但,我已经懂得,学习、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很感谢陈天堂老师、陈丹老师、周筠老师孟岩老师,以及先期赴爱的HF同学在前期和我的交流,所提的真挚意见和关心。诚如孟岩老师所说,这两种选择很有可能是选择了两种不同的人生道路,在国外做研究,也拿不到大钱,但兴许不用像国内一样为了吃饭发愁,到处去撮项目;但在国内,年轻人自然会有更多的机会去闯,去开阔一片更大的天空。简而言之,就是快速发展的中国会提供更多的possibilities,虽然是好坏并存的possibilities。一句话,看个人的性格,哪种更fit。而以个人想法,我是没有任何做研究的经验,对一下子进实验室做研究型博士还真挺没底。北大这金光闪闪的招牌,就算是软件工程硕士,也绝对是拿得出手的。况且北软巨多巨牛的教授,其本人就有深厚的海外背景,要出国,这里面存在着不小的机会成本。只是,去年短短的在伦敦实习生涯又让英系国家给自己留下了太深的好感,虽心里没底,却心上向往。纠结啊。纠结更在于:

要真出国,那就真的是脱离了一个温暖愉快和谐的大家庭的感觉,再怎么看到WS那“WS”的笑,再怎么与张总谈股论经,再怎么与yanger继续十几年的校友生涯?!朋友们,你们肯定无法想像我几乎是忍着强烈到要从眼眶里爆发的情绪,来敲打这每一个字。我,该如何跟你们一一讲清!

忽然QQ上就瞟见了HF的签名:我们永远不知道未来会有什么结果,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现在所拥有的信息来作一个最好的决定。

也许真就应了Yanger的那句话,水果湖的人大抵都是不安于现状,喜欢到处扳一扳的,而无论扳得更好还是更坏。也想起了Vima告诉我的,也许脑袋意识都不太清醒时那种反应才是自己更想要的,跟随自己心想的走吧。我把这话讲给问我是北软好呢,还是软工所好呢;是北软好呢,还是中科院好呢的人,有的人听得懂,有的听不懂。我想,人只有用心去经历了,才能真正在每一件事情中有所感悟,就像我现在读到HF的签名,才感到字字珠玑一样。

做决定吧。在这一点上我大概和LK出奇的相似,总喜欢征询意见,但真正拿主意,那一下,谁的意见都不记得,一秒钟就自己给出了答案。

唉,心中真的只剩不舍了。我是真的不想像个怀春的少女或者婆婆妈妈的老头一样这么多愁善感、叽叽歪歪。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表达我这样复杂的心绪。我不是简单地来广而告之一下,然后说,谢谢大家捧场,来祝福我吧,来年再见吧,等等等等。好俗。但我期望你们什么样的回应呢?Sigh,正如我都讲不清为什么突然才把这一古脑的情绪讲这么多一样,我说不明我想要怎样。又一次傻傻地觉得,大家还是当什么事情多没有发生,让一切继续,让我悄悄地走,貌似最好。但所谓的低调,难道就是身边连个关心自己明天在哪在干吗的人都没有么。那才是做人真正的失败啊。

总之是乱七八糟,这篇太不清白的文章该收笔了。希望大家尽量能够理解,选择,真的就是用现在所拥有的信息来作一个自己认为最好的决定。虽然到头来,这决定既可能被事实证明为好,也可能为坏。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