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g YEAH

在安静的角落静静的写着原始的日记

 
 
 

日志

 
 
关于我

Welcome to my picture album: http://picasaweb.google.com/amwjjj

网易考拉推荐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2007-09-05 22:05: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人薛勤有言曰:“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提着大包小包的沉重行李,乘着宾馆级服务的Z12在北京西下车,转坐D同学爸爸帮忙租的一辆大面包一路笔直杀到大兴工业区金苑路24号北大软微学院(软微,非微软),洁净利落的校园,棱角分明的建筑风格带给人清爽的第一感觉。然而好不容易拿到寝室钥匙,俺们一行四人打开5206的房门踏进去的一霎那,那180度的视觉反差实在令人久久回不过神……恕在下才疏学浅、艺术功底不扎实,无法像YY达人驴哥那样运用场景学原理进行特写,就朴素描写如下:四张桌子边四堆垃圾,其中啤酒瓶烟头烟盒方便面盒面饼无所不包;四张白底的桌子被黑灰罩着,清晰可见的类似啤酒流过的黄痕使人恶心地推测到桌面的高粘稠度;蜘蛛网在微风中颤抖,一如我的心脏;黑色的固体物质紧紧地贴着地面,一如眼泪依赖脸庞,又如黑洞,连人呼吸的欲望也给消散掉。实在是年轻资质浅阅历少,长这么大除了小学学农扫猪圈,还真的没有在类似环境中呆过10分钟以上。大一进武大宏博公寓,虽同样不是新房间,里面也是“灰流”,但至少地面上的大型垃圾保洁员已经清理走;大二进桂圆那么破旧的桂四,房间里本身就没什么家什,遗留的垃圾量也在接受范围内;大四直接进全新的宿舍;去伦敦是“扎新”的房子;在汉城住的是专家楼。我倒不是故意拿什么跟什么比,甚至有人可以提出批评,以前在家是总把家长拿来当清洁员吧(事实是,除了大一进校我爸妈来过以外,以后搬家都是自己来)。我的想法很简单,我很想知道,这搬出去的四个人,以前在这里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过着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保守估计,如果他们不是两年没拖过地的话,绝对的是一年没有扫过地。当我们把衣柜拖出来时,柜子底下的积尘散发的恶臭,已经成为我这辈子“宝贵的”噩梦回忆。

        累死累活大扫除了两天,仍遗留着坏掉的脏窗帘(OMG,还是百叶窗,,,饶了我吧)、高高在上黑乎乎的空调、1/3窗孔被堵塞的黑纱窗没有管,的确效率不高。可以当作我们多年来懒散,在家不好好习惯性做清洁的惩罚吧。发通牢骚的初衷,就是在边死命地“擂”擦桌子到腰疼时,嘴里配合着的“TMD这都住的些么鬼人啊……”。骂一骂,似乎手上更有劲些。

        真是TMD对不起有空调有热水宾馆级公寓的硬件设施啊,被糟蹋成这样了,管NM是清华才子还是北大佳人呢,就这素质,还中国的明天?去NNND,趁早被毒气熏死,免得继续污染地球,荼毒生灵。

        孺子何不洒扫以待宾客?
        大丈夫处世,当扫天事,安事一屋乎?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