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g YEAH

在安静的角落静静的写着原始的日记

 
 
 

日志

 
 
关于我

Welcome to my picture album: http://picasaweb.google.com/amwjjj

网易考拉推荐

方言、标准汉语和共同中华文化  

2008-01-26 08:4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标题起好了自己回头一看都蛮吓人,像是人文学者要开题了似的,但其实只是我80后装精文化的一个外在延伸而已。想到方言原因很简单,这两天开始看编译方面的文章--当时说要搞编译器方面的研究时心里本来还是有点小底的,因为大三“编译原理”这门课,在大学中不可多见地细致有教学水平的Lily教授(当时还是讲师囧)调教下,自以为还收获颇多--可看了两篇文章后发现还有好多名词概念acronym(acronym就是类似GRE这样的单词--红宝书语)还是完全陌生的,只有又跑去图书馆借来“龙书”(The Dragon Book)慢慢看。Jesus,别个搞研究都是看paper,我还是兴高采烈地抱着本基础教材一页页翻。不过还是那句话,牛书就是牛书,三下五除二就把编译器前端、后端的概念梳理得刷啦清爽。用最简单地语句定义编译器,就是把源语言(编程语言)翻译成目标语言(机器语言,就是黑客帝国里那用来装精的一排排绿色的0011)。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编译器面对的两端都是纷繁芜杂、春秋战国。编程语言这边,C还是牛人们用来装屌的必备武器,PASCAL、PERL、FORTRAN、ADA这些竞争者也迟迟阴魂不散,更有JAVA、PYTHON、RUBY所谓4GL的广泛流行;机器语言那端,则是随着不同系统的指令集不同大相迥异,既有复杂混乱的桌面之王英特尔IA-32极其扩展集EM64T(不混乱别个不一哈学去了?故意的),又添苹果IBM的PowerPC,非常规范的MIPS,在学校和研究机构常见的SUN SPARC等等不一而足。面对他们做翻译,没有巧可玩,你只能一个个对应地翻。而我还不太清楚是不是Aho的伟大创造,出现“代码中间表示”这个东西(Intermediate Representation, IR),前端所有的混杂鱼龙先把它变,变,变,变成IR,再转,转,转,转成后端的八路神仙。从此,编译器的结构和开发模式总算是有章可循了。简而言之也就说,IR是一个标准化的规范,是一座化腐朽为神奇的沟通之桥。

       这自然让我想到人类语言,和人类语言的翻译。做翻译向来是个苦差事,当然做成了精也是信达雅的艺术品,比如acknowledge是翻译成“承认”还是“认知”这里面就大有文章可言。而人类语言相较机器语言更NB的是它还有方言这个东西。C语言里你写完一句话不打分号编译器要累死累活的检查报错,而对方言的翻译则要求没打分号也认为对,并自动纠错补上。讲到方言,我汉语作为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唯一的官方和民间通用语,那绝对是具有世界级代表性的。请看下图,

方言、标准汉语和共同中华文化 - 金色柳丁 - Jing YEAH

写有“北方”的区域为官话区,就是真正的Mandarin Chinese,其他几种颜色按我对语言学的粗鄙理解(“西方学者认为,从语言学角度出发,凡是互相之间不能通话的,均应列为不同的语言。”),实际上应算作不同种类的中国语言,anyway,我们分别称之为晋语、湘语、赣语、徽语(好造爷啊..就那点地盘)、吴语(吴侬软语呵~)、客家话、闽语、粤语和平语。其中客家话,既是客家,地盘除赣南粤东外自然是到处打点点,比如宝岛台湾上;闽语又分闽北话(福州话为代表)闽南话(厦门、台湾为代表)以及闽中、莆仙话等,福建基本是十里不同音,甚强;面积最大的官话区(官话要是面积不最大那才见鬼了……)则下分很多真正意义上的方言区(就是你听他说话不顺耳,但又听得懂),当然方言区下还可以再分次方言,就像从dialect到accent这样的关系。官话里比较重要的几个方言区,传统划分为以北京话为代表的北方-东北官话(虽然北京人好像也很bs东北人,但...他们口语在语言学上确实同源...),以西安话郑州话为代表的中原官话,以兰州话为代表的兰银官话,以成都重庆话为代表的西南官话,和以扬州话南京话为代表的江淮官话(具有代表性的地方话的城市图中有单独标出)。武汉话约摸是处于西南官话的最东头,而黄陂话却出了西南官话区进了江淮官话,大约也就是武汉人以前尤其觉得黄陂人讲话有趣的原因所在。既然武昌汉口都江南江北不同音,诺大的官话区出现如此繁杂的方言区也就不足为奇了。想想我们每个人每天的生活,作为社会性动物的人,总是自觉不自觉希望有一种在群体中的带入感,有群体特异的行为模式和语言发音。黑社会有黑话,校园里有夹生普通话,情侣间有昵称。一个群体的存在总是靠其差异性来判定,而绝非共性的东西。可惜就可惜在,语言这个工具,最终还是用来交流的。我们不自觉的行为方式未必总能产生最优化的结果和结论。如果我说你听不懂,你讲我不明白,那没有沟通,恐怕没有和谐只剩敌意吧。说了半天,本文要赞颂的主人公终于登场了(嗯?观众都走完了?...那就只好自言自语了...)标准汉语!这个中国大陆称普通话,台湾当局起名国语,东南亚叫做华语,S.H.E唱作“中国话”的东西。它的意义,远大于Aho讲述的IR,上承秦始皇的统一文字,下启中华民族的新一轮盛世,值得好好纪念。(单谈文字,大陆50年代的简体字其利弊之较值得观察尚无定论,不在本文讨论之列,标准汉语这里主要指其语音)。

  • 1911年中华民国建立,汉语标准语推动计划被重新进行。1913年的中国读音统一会制定了史称老国音的“国音”系统,它的特点是“京音为主,兼顾南北”,具有入声。“统一会”还制定了注音字母第一式。
  • 此后,“国音”在中国全国范围内推行。到了1924年—1926年,增修国音字典委员会将国音修订为“以北京的普通读法为标准”,即新国音。
  • 1932年5月,中华民国教育部正式公布并出版以新国音为准《国音常用字汇》,这代表着现代汉语标准语第一个系统--国语系统的正式成形。1932年-1949年以来的国语广播,基本上都都采取了以《国音常用字汇》为基准的形式,各地的汉语标准语是一致的。
  • 1955年召开的“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和“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会议”通过了普通话的定义,即:“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现代汉语标准语。

       我常在想,爱国主义教育搞了那么多年,国家这个概念到底在哪里?在于共同的民族?还是共同的语言?亦或共同的文化?看到欧洲这边凌乱不堪的语言状况,对比我大一统的汉语,颇为心生感慨,欧盟这个东西注定是只能成为supernation的结构而永无法统一的。没有可用来彼此自由沟通的语言,何来相同的文化背景和共通的国家认同?说英语的不见得就是美国人,他也有可能是非洲哥哥,所以Obama之类喊来喊去也只能叫Yes, we can.因为我们是united的...啥逻辑?信基督的不一定就是欧洲人,她也有可能是南美大嫂,所以政教不分离的明摆就是流氓政权(A:我真的不是在说jp...B:9494)。而什么是中国话?13亿中国人说的话就是中国话,他传承的永远是五千年的中华文化。

       我无意在这里为gov的“请说普通话”摇旗呐喊,关于普通话蚕食方言文化特色的争议我也赞成。乱七八糟拼出此文,实在只是切身感觉到,作为一个中国人,能够自由地与13亿人用同一种发音交流,同时也还能与亲朋发小们祭出方言绝技,说些13亿×99.9%的人听不懂的jargoon行话,实在是件幸福的事。欧洲冒得几个人滴小国滴人啊,羡慕死你们吧,哈哈~贴首When Harry met Sally里钟意的插曲,是用Jazz唱的phonetics的无奈。不管是我说番茄还是你说西红柿,也无论是他说[tэ'ma:tэu]还是她说[ tэ'meitэu],Let's call the whole thing off!统一,要标准,分则衰,合则兴

p.s.本文部分材料直接copy维基百科,特此申明。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