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g YEAH

在安静的角落静静的写着原始的日记

 
 
 

日志

 
 
关于我

Welcome to my picture album: http://picasaweb.google.com/amwjjj

网易考拉推荐

理想主义、虚无主义及其他  

2008-02-17 06:00: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敏杰的夜奔新作的链接中认识到了“王垠”这个人,我承认我是挺火星的,人家都退学两三年,文章底下的评论都好几千了,甚至谷歌拼音里“王垠”都是个默认词组了,我才晓得世上还有这么个牛B人物,曾经写出那么一篇在国内高等教育界引起热议的长信。于是打开网页把他几万字的旧文《清华梦的粉碎——写给清华大学的退学申请》细细地读完,跟很多人一样感动、不屑、鄙夷、痛快、遗憾五味杂陈;又看毕他在美国写的最新感受,和大多数人类似,感到有点滑稽,有点无奈。

       从时间点推断年龄段,王垠学长进入高等教育或者说整个教育体制做学生,约摸比我们这批人要先个六七年的样子吧,算来应该是七零年代末八零年代初的一辈?没有读太多别人评论,只是在八零年后一代写出的太多无病呻吟的文字中浸染成长的我,看完他的“退学申请”,第一感觉确实是被他字里行间无法磨灭的理想主义的光辉所深深打动,甚至可以说,震撼吧。这年头,真的,好久没有见到活得这么纯粹的了。他乱七八糟说了很多陈词,发了不少牢骚,羞耻了不少现象,但于我,最重要的是受到了次拷问:你在学校里在这个教育体制中扮演学生时所做的研究所进行的工作,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找好工作,为了混学位,为了事业爱情,或者说是金钱美女?王垠在引子里就写的很清楚,他是要当科学家的,他所做的工作,一定是要有实际意义的;也就说他所研究的问题,一定是要造福全人类的。讲真的,除了在小学教科书和爱国主义教材中以外,我还从没有在任何地方读到过这样激昂的话,更何况这是在一名前清华博士生一封如此诚恳严肃的信里。为了理想,他放弃复读进入川大学计算机;为了理想,他不懈努力奋斗进清华直博;为了理想,他在博士第四年毅然退学飞往太平洋彼岸。理想——做一名科学,做一名对社会有真正贡献的,做一名过自己满意生活的

       可是,凡事就怕可是,凡事就是逃不开可是——钱敏杰说了,“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都有毁灭你理想的东西”;王垠认为还不错的罗永浩大粪青说了“最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最容易蜕变成最彻底的虚无主义者”。但其实,但甚至,彻底的虚无都不可怕,当我读到王垠在康奈尔的见闻感受,除了哑然还能再说什么呢。我甚至到现在还非常怀疑那篇转载的“最新感受”原作者到底为谁?真会是写出那洋洋洒洒“退学申请”的王垠?!王垠的spaces不肯公开访问权,我的猜测无以为证,想必成为公众讨论关注的人物,王本人也是没有想到不乐接受的吧。不过,在这个人人开心恶搞陈冠吸君尤嫌不够过瘾的年代,大抵是不会有谁再来关注这样一个几乎被遗忘的前清华博士了。看到王垠在康奈尔做TA做得那么辛苦,都想劝他来我们这看看了...反正我这学期跟的两门课是不需考核,实验课上转转答疑,回来批改批改作业罢了,而且作业量相较康奈尔和北大软院,惊人的少。当然啦,王同学想要的那种ideal seminar还是不会有的...他还是别来了。

       做好自己那一份。我自然没有王垠同志那么的牛B激进才华横溢多姿多彩,只是多少还是会想,王垠是高考只填清华一个志愿,高分落榜进入川大计算机系,我是高考估完分就心惊胆战颤颤惊惊甚至填上华农保底,最后第一志愿进了武大国软才晓得自己是学院里湖北的最高分;王垠是大三就开始联系张罗努力清华计算机的直博,我是听说北大软院招的人多没有自己本科生想都没有多想就随大流保研进了北大软微;王垠是各个研究方向尝试再三与导师发生多次冲突最终选择了他当时自己以为的学术天堂美国常青藤而从清华退学,我是甚至连导师为自己写的proposal的讲的什么都还没有完全搞清就稀里糊涂飞到了都柏林变成搞研究的研究生而从北大退学。这样比较多少会让人觉得有点酸有点jian,但其实我每一步本来都与王垠同志差距颇大——川大武大,北大清华自是半斤八两,但学计算机的历来是鄙视搞软件工程的(有各大院校计算机系不招学软件的惯例为证);勉强排进世界前500的DCU自然也与康奈尔相去甚远(有泰晤士报的学术排名为证)。但有了这种距离感,我才好更清醒地尽量了解王垠,反省自己。这回首起来似乎辛辛苦苦走来的每一步,为什么有些人可以走得明明白白理直气壮,有些人如我却会行得迷迷茫茫跌跌撞撞。

       理想,真的是一个很虚无的东西,或许?只想着发paper,拿文凭,混工资,活得安逸容易满足可能真无可厚非?我以为我是一个实用主义者,生活在这样一个一切以实用主义出发的盒斜(不敢打关键词了...被审核怕了...)年代理所应当地活的心安理得。曾经跟自己说,我不是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也不是一个彻底的虚无主义者,somewhere in between.但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会以为自己是somewhere in between吧,多少。只是,在看待比自己更激进或者更看破红尘的人时,我们会怎么想?

      一篇没有结论的杂记。以上。

  评论这张
 
阅读(58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